常常覺得自己的內在小孩需求都還沒有被滿足,卻在不斷照顧父母情緒的過程當中,自己成了中年人,而步入老年的父母變得衰老,自己耗費許多時間金錢陪伴、照顧他們,從一開始的順從忍耐,到現在突然出現了反抗心態的自己。

其實我不想當「母親的母親」,我也沒有大家說的這麼「孝順」,我常常很想「擺爛不管、一走了之」。當我徬徨無助時,真的好需要有個長輩能陪我度過這一切,希望他們能用人生經驗指點我,然而我周遭沒有這樣的長輩,長輩只會叫我更「孝順」,當我越這麼做我越覺得自己因此被掏空。父親離開之後,照顧母親的重責大任落在我們兒女的身上,而母親的哥哥姊姊們離開之後,她成為家族裡頭最大的長輩,我跟母親同樣都對自己生命的新角色轉換感到不適應。

早上跟母親聊了一下,發現她不懂得找到方法讓自己的體能變好,她時常接觸的朋友又是一些只懂得傳假新聞跟偏方的地方奶奶們。雖然找了幾個影片給母親看,請她照著做,但通常她沒過多就又會繼續軟爛的躺在房間裡,於是我拿出瑜珈墊,手把手請她跟著我稍微一起做運動,簡單帶了一些伸展、瑜伽跟肌力訓練的動作,最後在母親被蚊子咬到受不了,匆匆結束運動。

而中午在我的勸說下,母親才心不甘、情不願跟著我去外食,因為我跟她說:「待在家裡吃飯很熱、而且待在家裡就是不開心。」大概是因為母親之前照顧父親到身心俱疲的緣故,她曾服用相關的抗焦慮藥物,卻被朋友說:「你去那家診所?那間都是看瘋子的耶。」母親似乎對此耿耿於懷,中午突然對我說起這件事,哭了出來。她大概覺得,自己不得不向心理諮商求助,又時常在房間大哭的女兒,也接近那個瘋狂的狀態了吧(?)

然而一直自己想太多,又對自己健康過度焦慮的母親,說我這個女兒「想太多、胡思亂想」。雖然很想扮演女兒角色跟母親訴苦,但母親完全起不了母親的作用,跟她說只會讓她更焦慮,我終究還是得強打起精神一再的對母親精神喊話,請她「優先好好照顧自己」「試著再去參與外界的活動、多交新朋友」。

回憶從小跟父母的交流,除了一起吃飯之外的記憶少之又少,通常都是被用零用錢打發,父母很愛賭博,大多都是在牌桌邊等待的記憶,我跟家人只能好好照顧自己。如今跳過自己擔任母親的角色,越級打怪成為母親的母親,不同於新生兒能感受到生命成長的感動,擔任老小孩的母親只感覺生命凋零的哀傷。如果母親是個樂觀的人也就算了,偏偏母親又是很容易怨天尤人的性格,照顧者如我只能努力調整自己心態。

已經沒有債務,母親也不算罹患重大疾病,其實我們算是幸福的了,即便如此為什麼我還是感受到極大的壓力呢?始終會覺得求職或是自己的生活被原生家庭所影響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