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最後一哩路?

昨天上班時間就接到安寧照顧的護理師來電,說父親的狀況又惡化了,呼吸變得急促,血壓也低到無法測量,消化也不好。由於先前也有類似的狀況發生,實在不好說到底父親的終點會是哪一天。然而,今天早晨還沒睡醒,就改成接到安養機構的人打來通知,雖然沒有明說,但就是問家人們要不要去見父親(最後)一面。因為我工作也忙,雖然猶豫了一下子,覺得還是不想錯過相處的時間,跟家人們一一告知這件事情之後,趕緊傳訊息跟老闆、主管請假,全家人速速搭車去安養機構。機構長的說法跟安寧照顧護理師差不多,後來回家休息等待時安寧照顧護理師再度打來,這次很明確地說應該就是這1-2天了吧,讓我彷彿看見漫長的黑暗隧道裡微微的透進了一點光線,但這一切也只能先放在心上。

老實說,心情很複雜,一方面捨不得父親病痛想要他快點放下,一方面又很期盼他能陪伴在身邊(有他的存在)。一方面覺得自己終於快要解脫了,一方面又為了自己有這種想法感到罪惡感。尤其在我們見到父親的同時,我總會想著:「我們一直叫他放下,叫他不要再勉強自己了,想要休息就可以休息囉!他會不會其實很想要活著呢?」不過,安寧照顧的護理師說:「會不會是你父親在等著誰去看他?或是還有什麼掛念的事呢?」想了想,雖然覺得跟父親那邊的親戚打交道很討厭,但今天久違的跟他們通了電話,約好明天要跟他們一起去見父親,希望這一切都趕得上,而且能夠圓滿達成父親的心願就好。

攝影師:Jakson Martins,連結:Pexe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