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將花束獻給你

今天是父親的喪禮,我們特意選擇了超極簡流程:瞻仰遺容完之後,父親就直接入殮、火化跟樹葬。

因為平日工作過於忙碌,加上我跟姊姊都很討厭充滿性別歧視的傳統習俗,即便得跟母親爭執一番,我們還是據理力爭獲得我們想要的喪禮形式,並且順利執行完成。說服的過程其實有點辛苦,但當母親發現周遭其實也很多人開始從簡,並且選擇環保葬之後,才慢慢打開心房,甚至這幾天直接對我跟姊姊說:「我覺得你們找的這家蠻實在的,服務不錯。」也會跟朋友分享儀式從簡之後的好,讓人覺得這一切的辛苦值得了(淚)

其實一直很憂慮今天父親那邊的親戚會不會來刁難,或許是顧忌我們是喪家,而且看到我放聲大哭的崩潰模樣,辦完喪禮之後沒有太多糾纏,其中一位姑姑也只有傳來關心的訊息。回想上次我為父親這樣放聲大哭,應該是他腦瘤復發突然倒下之後的事了,後來即便難過也不會在人前這麼誇張的哭,但一想到即將看不到父親(的軀體),還是有種別離的感傷。接體的車程、領取大體的過程、瞻仰遺容,還有火化時喊:「火來了,快跑!」,每個環節其實都讓我默默鼻酸跟落淚。

可能是陪伴在父親的身邊比較久的緣故,而且我個性又很愛撒嬌吧,父親非常疼愛我。我甚至想著,這世界應該不會有別的男性,能像我父親這樣疼愛我了,而讓我蠻難過的。雖然有好長一段時間,我也好恨父親,總覺得他是為了“養兒防老”才生養我。但這樣的怨恨在最近整理父親遺物當中,發現父親為了生計默默很拼命,為了迎接我的誕生也有思考過要找更高薪資的工作,不完全是我想像的那樣,而漸漸消弭掉那份怨恨。

話說,今天最難忘的應該是,母親在我嚎啕大哭的時候對我說:「不要哭,這樣爸爸會捨不得。」但我心想:「那我什麼時候才能哭?別人還特地聘請孝女白琴假哭,我真情流露哭也不行嗎?」也只能抱著這樣的疑問,盡量吞著眼淚,辦完整場喪事。但還好有忍住淚水,因為我後來整個人呈現微微發抖虛脫的狀態,吃完午餐休息了一陣子才比較恢復。(等待火化的時候就跟親戚聊五四三分散注意力)

最後,解釋標題「將花束獻給你」,這是宇多田光的一首歌,據說是獻給她去世母親的歌曲。年前父親狀況不好時,朋友有個點播歌曲畫插畫的活動,我就點了這首歌獻給我父親,向他表達我內心的感謝。而舉行喪禮的今天,我也想再次點播這首歌給我的父親。(歌詞我就不另外貼過來了,因為我看幾次哭幾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