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走入極簡生活的實踐:再見了,同人誌、剪貼簿、交換紙條!

開始整理之前還手癢把所有鈍掉的鉛筆都削一波,覺得自己有強迫症。

昨天又卯起來整理,回收了曾經著迷過好一陣子的《銀魂》和《義呆利》同人誌,沒想到當年買了不少銀土?土銀?CP的本子,但我想應該是因為畫得很漂亮我才買的!還有《義呆利》當時因為很喜歡灣娘,也是收了幾本亞細亞中心本。是說,當年一起去過同人活動的朋友,後來大吵架後就沒往來了,我因此也再也沒特別去逛過其他同人活動。

高中時期因應美術課需求製作了剪貼簿,收了超多剪報,如今看來都是骨灰級的情報了~大多數都是兒童日報(?)上剪下來的動漫情報,還有後來《棋魂》引發圍棋熱潮之後,我也蒐集了一陣子張栩謝依旻等旅日棋士的消息。雖然現在沒這麼熱衷,但後來看到跟圍棋有關的消息,還是會留意一下,所以注意到前幾年曝光度頗高的黑嘉嘉,覺得時代真的變了,現在是KOL掌握風向的時代啦。

收高中時期的交換紙條最有趣了,發現全部都「超沒重點的」!內容不外乎是,很討厭誰、誰跟誰交往、同學不斷叫我加入奇摩家族或申請即時通之類的(我們家那時候沒有網路,都是只能去網咖上網)。不過,也發現自己應該都是寫關於家庭糾紛,還有情感的問題,所以時常情緒低落、厭世,同學也會回信不斷安慰我(關於這點直到現在,好像還是沒改善,或許這就是我此生最大的人生課題吧)。

還有很多信件跟交換日記還沒整理完,打算之後再繼續整理,一次丟太多東西家人會抓狂啊…。對了,昨天有朋友問我說,那些東西怎麼可以留這麼久都沒丟,我回:「因為我太會收納了,而且應該就是執念吧,會放不下、捨不得。」也因為這樣,才覺得要開始學會斷捨離了,除了環境爆炸,心理也是過飽和的狀態,都不健康。

昨天看到這張紙條,有點被戳到淚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