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又是心累的一日

成為短暫自由人的第一天:跟安寧緩和醫療的醫護團隊約在安養機構碰面,進行三方會談,醫生跟護理師非常溫柔又仔細地講解父親的病況,大概是這多年來我第一次覺得有被當成「人」對待的感覺,終於可以慢慢地一一詢問自己的疑問,也能獲得很好的建議,護理師也很有效的舒緩我的焦慮,真是感激。

今天有個意外小插曲,因為先前就有幫家人們申請「器官捐贈意願」並註記在健保卡,護理師就好奇問我,怎麼當時沒有順便申請「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」呢?我就回:「因為我不知道還可以申請這個呀!如果可以申請早就申請了。」然後護理師就很欣喜的遞了意願書給我,貌似達成了什麼業務績效般,讓我覺得有點有趣。

只不過,回家後令人痛苦的過程才真正開始,不得不一一詢問葬儀社價位跟細節…沒有辦理經驗,根本像無頭蒼蠅亂問,父親這邊的親戚在父親生病後就極少往來,母親這邊的親戚則是正好在辦喪事不便打擾,後來雖然還是硬著頭皮問了親戚,但還是有很多魔鬼般的細節待確認,價位問著問著都厭世了,辦喪事為何如此貴?不禁令我思考,辦喪事到底是為了什麼?亡者會因為我辦了這場喪禮而獲得解脫嗎?我認知的解脫應該是結束生命的那一刻吧?

更痛苦的是,一直在瞎忙的感覺…而且想到屆時還要聯絡父親那邊的親戚,就讓我極度焦慮了起來…

《月薪嬌妻》以下這段有點類似最近的心聲:(藍字請自行替換)

  • 平匡:「關於孩子的事,我會盡全力輔助你的,有什麼需要請儘管告訴我!」
  • 實栗:「不對。什麼叫輔助我?」
  • 平匡:「咦?就是幫妳的忙…」
  • 實栗:「這是幫忙嗎?我們不是都要一起成為父母嗎?我也是第一次懷孕,對於一切都一無所知,非常不安。但我卻得自己學習,然後負責對你下指令嗎?一起學習,一起成為父母夫婦不就是如此嗎?」

再度感謝所有提供資訊幫忙跟關心的親朋好友,真的是患難見真情(Q_Q)

Tags: